知音网首页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杭州“阳光兄弟”:我们缠绕的青葱岁月

杭州“阳光兄弟”:我们缠绕的青葱岁月

www.cskelong1255.top 2019-10-17 09:05:35 知音网 我要评论

字号:T|T

荣誉不期而至。李阳光荣获了第二届浙江省“十佳大学生”称号,翁建光也荣获了“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”称号。


  16岁的李阳光就读杭州市萧山区第四职业高中,第一次走进教室,就看到一个六七岁的那么高、耷拉着硕大脑袋、佝偻身子的小男生。他像一只受伤的鹌鹑,纤细的胳膊蜷在桌上,关节非常突兀。李阳光想,班里怎么有一个矮小侏儒?

  班主任张菁介绍说:“我们班有一位特殊同学,他叫翁建光,患有先天性脆骨症。男生千万不要跟他打闹……”脆骨症?李阳光没太在意。下课,一位同学抱起翁建光上厕所,翁建光拎着一只小板凳。李阳光很奇怪,翁建光的同桌解释说,翁建光是萧山盛乐村的,罕见的先天性脆骨症。小板凳是他的腿和脚。他的腿不能吃力,一吃力就骨折。

  李阳光是萧山河庄村的,没能考上重点高中,于是读职高,心灰意冷中失去了读大学的想法,没事就躲在寝室读闲书。翁建光虽然患了脆骨症却乐呵呵的。别的同学考不了大学就两眼茫然,他一天到晚埋头学习,说将来要开网店或者做广告设计,总之赚钱养活自己养活父母。慢慢地,他的乐观开朗就像一团冷寂荒野里的篝火,温暖着李阳光等人。

  一次下课,李阳光好奇地对这个碰不得的“瓷娃娃”说:“光光,让哥抱一下好吗?”其实,翁建光比同学们大两三岁,可是同学们不仅叫他“光光”,还学着网络口吻自称为“哥”。李阳光的盛情“邀请”让翁建光有点儿受惊,不过,他还是点了点头。身高一米七的李阳光伸出两只手,双膀一运力,就把比课桌高出一个头的翁建光抱了起来。这是李阳光第一次抱别人,很新奇。“没我想象那么重嘛。”李阳光说罢,将翁建光又放回了座位,然后挥一下手,爽快地说,“光光,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叫我好了。”

  一次,李阳光在抱翁建光上厕所时,翁建光撸起了自己裤管。他看见,翁建光的腿骨瘦如柴,比孩子的胳膊还要纤细,像芦苇似的弓弯着。翁建光告诉李阳光,光这条右小腿就骨折过20多次。最痛苦的还不是骨折,而是像无数条虫子在身上乱爬着,吞噬着,痒得难以忍受。一次,他用手挠,挠着挠着竟把骨头挠了出来。医生说,脆骨病的人绝大多数活不到30岁。李阳光惊呆了,一种刺痛心房的怜悯之情像血涌上来。

  苦难深重的翁建光怎么笑得出?翁建光平和地说,开心过是一天,不开心过也是一天,我为什么不开心?再说,你开心了,你的亲朋好友也都开心了。那一刻,李阳光感佩得五体投地。从此,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当翁建光要上厕所或去机房上课,李阳光都抢着抱他。后来,翁建光每天被母亲送到教学楼下,就给李阳光发条短信:“接我,谢谢!”李阳光每次抱他,都像抱明代的花瓶生怕磕着碰着,因为在翁建光读初中时,有位同学抱他进教室,正好一位同学往外跑,刮了他的腿一下,“咔嚓”一声骨头就断了。

  有时电脑课机房在5楼,李阳光上上下下抱翁建光几趟。从小没干体力活的李阳光抱着30多公斤的翁建光,爬两层楼就会气喘吁吁,汗如雨下?墒腔忱锉У氖“瓷娃”,不能随便放下,再累也要挺着,哪怕是蚊虫叮在脸上也要投鼠忌器,不能挥手去打。李阳光周末回家跟父母说起翁建光,父母叮嘱道:“你要帮助别人就要说到做到,尽心尽力!”他坚定地嗯了一声。

  李阳光的父亲是木匠,母亲在绣花厂打工,他们也没什么高深的文化,可是很注重对儿子的教育。儿子上初中后就住校了,他的任性懒惰、脾气暴躁等缺点,父母也没机会帮他纠正。如今,儿子遇到了像翁建光这样懂事的同学,终于学会照顾别人,父母喜出望外,时不时借机“敲打”他。

  职高第一次期中考试,李阳光的成绩掉到了第15名。入学成绩第一的翁建光却稳居第一。按说,翁建光的中考成绩是可以考取相当不错的高中,可他为了减少母亲接送,选择了这所职高。李阳光有个想不通的疑问:医生判定脆骨病人活不过30岁,翁建光为啥还要刻苦学习呢?翁建光说,他读书太不容易了。8岁那年,他想上学。妈妈用自行车驮着他跑遍附近的小学,没人敢接收他。他11岁时,妈妈好说歹说,并保证他出现意外不需要学校负责,盛乐村小学才敢接收了他。从此妈妈放弃打工,风雨无阻接送他读书。寒冬腊月,雨雪交加,体重只有40多公斤的母亲怕他上学迟到,凌晨五点钟就驮着他上路了。翁建光说,自己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年近花甲的父亲在建筑工地打工赚的,父亲风里来雨里去,脸晒得黝黑,皱纹爬满额头和眼角……

  李阳光的心,深深震撼了,也终于清楚了翁建光的学习成绩意味着什么。他去翁家,看到9个凳腿磨平的小板凳。翁建光说:“我每年要磨掉一个板凳。”李阳光的眼泪掉下来了,8厘米的板凳腿需要多少功夫才能磨掉啊!翁建光能乐观活着、刻苦学习,自己有理由放弃吗?翁建光的父亲赚钱不容易,自己父母赚钱就容易吗?李阳光开始发愤读书了。他戏称:“翁建光是我永远的朋友也是我的竞争对手。”相互有了“竞争对手”,他们学习劲头更足了。高二时,李阳光的成绩是年级第三名,被选为班长,加入了共青团。

  三年的时光似水而过。李阳光和翁建光一起高考,同一考点。他的考场在4楼,翁建光在3楼?纪暌豢,他就跑下楼抱翁建光。6月8日17时,最后一科考试结束,暴雨如泼,李阳光抱翁建光雨中疾行。衣服淋透了,眼镜片被雨水模糊了,路也看不清了?伤让桓谋浔探ü獾淖耸,也没奔跑,怕摔伤翁建光,怕身体摆动过大导致翁建光骨折。两百米、三百米,他呼吸越来越急迫,手越来越没力,却愣是一口气没歇,把翁建光抱到了校门口的车上。

  6月24日,高考成绩出炉,李阳光477分,翁建光523分,都过了浙江省大学录取分数线。李阳光跟翁建光商量报考学校时,翁建光却苦笑着说,我只能报考家里的大学了。我参加高考,一是想以高考成绩回报老师和父母;二是对自己高中三年学习做个总结,也为读书生涯画一个句号。望着好友失落的眼神,翁建光解释道,他不是不想读大学,做梦都想?墒撬畈荒茏岳,读大学要母亲陪读。母亲已56岁了,抱他越来越力不从心。另外母亲陪读的话,父亲和读初中的弟弟就没人照料,生活就会陷入混乱;褂,读大学需要很多钱,年近花甲的父亲打工赚钱养家糊口已经不容易,哪还忍心让父亲再为他背负高昂的学费?

  李阳光几乎一夜未眠。其实翁建光的决定早做好了。高考前三天,他请李阳光当邮差将四封信送交四位任课老师。那些老师还没读完信,眼泪就下来了。是一封感谢信。翁建光表达了自己的谢意,每一个字都是从心里蹦出的,在剑拔弩张的高考冲刺复习中熬了几个夜晚写的。给英语老师的信,还是用英文写的。

  第二天李阳光找到班主任张菁,惋惜地说:“光光放弃大学。他的成绩比我多46分,不读可惜了。”张菁说:“翁建光读大学的确有困难,要是有人抱他上大学就好了……”李阳光一听兴奋起来:“我怎么没悟到这一层呢?老师,我比他低40多分,要是他肯跟我报同一所学校,我抱他三年!”回家一说,父母也支持李阳光的想法。然而,三年是漫长的,娇生惯养的李阳光能坚持吗?老师和父母都有些担心,郑重地说:“李阳光,你是成年人,承诺了就要负责,不论怎样都要挑起这个担子。”李阳光把胸脯拍得通通响:“放心吧,我会做到的。”

  李阳光拨通了翁建光的电话:“光光,能不能委屈你一下,跟我报同一所大学,我想再抱你三年。”“李阳光,大学不比高中,会很拖累你的。”翁建光说。“不会的!你愿意跟我一起上大学么?”此时,翁建光读大学的梦想早已落地了,没想到李阳光又让它飞了起来。他热泪盈眶地说:“我,我当然愿意……”李阳光一听,骑上自行车赶到翁建光家里。两人分析来分析去,根据李阳光的分数报考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比较稳妥。

  7月2日公布录取分数线。下午4时,李阳光、翁建光、他们的家人和班主任张菁等一群人就聚在一起,焦灼不安等待那一刻的到来。李阳光要抱翁建光上大学的事,引起了同学和老师的关注,许多人打电话关切地问:“过线没有?”“结果还没出来吗?”李阳光紧张得两手冒汗。前几天,萧山日报报道了李阳光与翁建光“捆绑”报考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的事,这所学校因此成为了报考热点;岵换嵋蛞涣椒种疃舻较咄?李阳光心里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。翁建光本来可以报更好的学校,是迁就他才报了这所学校,自己要是连这个线都过不了,实在对不住光光。而且,两人如果没被录取在一所高校,他抱着光光上大学的想法也就落空了。翁建光的心也悬着:如果无法跟李阳光一起上大学,许多关心他们的人会失望,而自己刚刚飞起来的梦想也就落空了啊。

  李阳光用冒汗的手紧紧握住翁建光说道:“光光,别紧张,希望还是有的。”翁建光笑了笑,反过来安慰他道:“没关系,你要是上不了线,我跟你去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,反正我们不分开!”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是他们报的第二志愿。21时15分,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的录取分数线出炉,李阳光过线了!一片欢腾,李阳光激动地一把抱起翁建光:“兄弟,我们有希望一起上大学了!”两个孩子开始憧憬着大学生活:“光光,我们还在一个班级,还坐前后座,我们一起学习,一起讨论。周末,我从学校骑车载你到我家玩,请你吃我妈妈做的菜,领你去看钱江九桥……”

  电话声,此起彼伏。人们激动无比地对他们表示祝贺:“李阳光、光光,我们为你们喝彩!”“我们知道你们一定能行!”

  7月3日,李阳光和翁建光收到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送来的录取通知书,他们被录取到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。很快消息传开,有人从他们的名字各取一个字,亲切唤作“阳光兄弟”。

  9月18日,李阳光抱着翁建光入学了。前来报到的新生纷纷跟他们打招呼:“嗨,‘阳光兄弟’!”“嗨,我是看了你们的报道报考这所学校的。”对这些学子们来说,“阳光兄弟”就是一笔财富,让他们懂得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,让他们懂得了哪怕像翁建光这样的“脆弱”者也会成为人生的一个支点。

  五天前,萧山区第四职业高中召开“欢送‘阳光兄弟’,传承‘阳光精神’”的欢送会,他们将“我来抱抱光光”作为计算机班最后一课。李阳光和全班同学一一拥抱翁建光。李阳光说,三年来,我仅仅抱了翁建光600多天,可我从翁建光身上学到的,却许多许多,难以计算。翁建光说,李阳光和无数同学的拥抱圆了我的高中梦,而今又托起了我的大学梦……

  一位同学哭着说:“以前作业有什么不懂的,我就会去问光光,他总耐心地帮我解答。”“光光,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,不要只想着那些兄弟,也要想着我们姐妹哦。”围在翁建光身边的几位女生说。他们这个班七名同学考取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,成为“阳光兄弟”的同学和校友。

  翁建光送给大家一件礼物:一个用冰棒棍子做成的“阳光小屋”。这是他亲手做的,上面的五光十色是他一笔一笔涂上去的。“我提议,大家写下自己的祝愿放进‘阳光小屋’好不好?”班主任张菁说。李阳光写下:“光光,高中有我,大学有我,在你困难的时候我会陪你一起走过,不要怕!”翁建光写道:“贵在坚持,重在坚持,成在坚持。只要大家坚持不懈,不轻言放弃,一定可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空。”有位同学写道:“学习是灯,努力是油,要想灯亮,必须加油。光光,我们会一直陪着你!”

  离校前,班主任张菁不放心地对李阳光说:“大学里诱惑会很多,也许哪天你想去什么地方玩了,一定要记得还有一个翁建光在,不能把他落下。”“不会的。我父母早就这样叮嘱过。”李阳光依然把胸脯拍得通通响。学校将“阳光兄弟”安排在一个班,而且还特意将他们的寝室安排在一起。

  采访时,翁建光说:“李阳光用双手托起了我的大学梦。在大学里,我处处感受到了学校、老师和同学们的关爱,我会好好努力的。”一年过去,李阳光一直在坚守着自己的诺言,每天娴熟地抱着翁建光去教室上课。在教室里,他们坐在一起,有不懂的地方就一起探讨。校园很大,从这个教室到那个教室要走很远的路,每当李阳光抱累时,翁建光就用双臂紧紧地夹住李阳光的手;李阳光想歇一下时,就把翁建光放下,让他坐在自己的脚上。

  荣誉不期而至。李阳光荣获了第二届浙江省“十佳大学生”称号,翁建光也荣获了“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”称号。

  与此同时,人们发现,“阳光兄弟”抱在一起前行的时候,很像一个“人”字。“阳光兄弟”听说,互相开起了玩笑:你是一撇,我是一捺。争执来争执去,却谁也说不清哪个是一撇,哪个是一捺。

  是啊,“人”的一撇与一捺,就意味着人与人之间要相互支撑。90后的独生子李阳光和“瓷娃娃”翁建光不仅体味到了,而且做到了。

  (因涉及隐私,部分人名为化名)

  【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稿件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】

字号:T|T
关注我们:

新闻热搜词

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

编辑推荐

网友评论

收起评论

热点聚焦

热点视频

图文欣赏

1/5

精彩推荐

回顶部

奇妙时时彩后二 432| 153| 558| 858| 669| 375| 291| 477| 495| 855| 459| 540| 825| 903| 261| 507| 483| 111| 291| 24| 987| 228| 63| 441| 303| 612| 432| 768| 834| 483|